现在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正文

专访高通副总裁:继续寻求中国其他法院禁令阻止苹果产品销售

投稿人:  浏览: 2,191 次
3年前 (2019-01-28) 沙发

 

 专访高通副总裁:继续寻求中国其他法院禁令阻止苹果产品销售

近日,美国芯片巨头高通高级副总裁和专利顾问Mark Snyder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独家专访时透露,高通正在继续寻求中国其他法院的禁令,以阻止苹果相关侵权产品的销售,“预期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会看到更多来自中国其他法院的禁令出台。”

谈苹果禁售:继续寻求中国其他法院发布禁令

“我们在中国一共提起了22起针对苹果的专利侵权诉讼,其中涉及大量iPhone所使用的高通技术。目前福州中级人民法院已经颁发了关于其中两个相关专利的临时禁令,我们在中国被侵犯的专利还涉及到其他的功能领域,包括手机中所使用的硬件的电路结构,以及其他软件功能。可以说,我们向法院申请的禁令在法律上基于同一个理由,那就是专利侵权。”Mark Snyder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还指责苹果公司公然藐视中国的法院、法律和法治,“这让我们感到非常震惊。”

2018年12月10日晚,高通宣布,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授予了高通针对苹果公司四家中国子公司提出的两个诉中临时禁令,要求苹果立即停止针对高通两项专利的、包括在中国进口、销售和许诺销售未经授权的产品的侵权行为,被列入禁售范围的苹果手机有7款,分别是iPhone 6S、iPhone 6S Plus、iPhone 7、iPhone 7 Plus、iPhone 8、iPhone 8 Plus和iPhone X。

据介绍,该案所涉专利使消费者能够调整和重设照片的大小和外观,以及在手机上浏览、寻找和退出应用时通过触摸屏对应用进行管理。

福州中院的临时禁令发出后,苹果公司表示,通过软件升级方式来规避上述两项专利,并把相关合规材料提交给福州中院;而高通则认为,即便软件升级依然无法解决苹果的专利侵权问题,向福州中院提交了强制执行的申请。

“苹果方面的说法是他们执行了有关临时禁令,但我们坚信,禁售令针对的是特定型号的侵权iPhone产品,与软件版本无关。通过研究苹果声称的、经过软件升级后的产品,我们发现即便是经过软件升级,相关iPhone产品仍然侵犯了高通的涉案专利。”Mark Snyder称。

高通不仅在中国申请了临时禁令,在德国也采取了类似做法,成功使得苹果部分机型无法在德国市场正常销售。

大学教授、反垄断学者盛杰民日前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福州中院案对高通和苹果全球诉讼来说只是一个非常小的案子,“高通通过非标准必要专利来起诉苹果,向法院请求给临时销售禁令,这是最严厉的措施,高通是把这都当做博弈的筹码,希望苹果能够在标准必要专利的诉讼中让步。”

谈FTC诉讼案:并非指控高通与手机企业的关系

高通通过在全球多地申请禁售令这一方式,强势逼迫苹果公司让步,但目前为止,苹果公司并未释放有意让步和解的意思。

苹果对正在审理中的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起诉高通案寄予厚望,希望本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能够胜诉,推翻高通既有的商业模式。目前为止,这一案子审理过半,前半场华为、三星、联想、英特尔、苹果等公司相继出庭作证。

日前,苹果首席诉讼律师、副总裁Noreen Krall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称,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对高通的诉讼,出来作证的多家公司的证词都“惊人”的一致,强有力证明了高通滥用了它的市场支配地位。

如今,这一案子进入了下半场,高通的举证时间,高通要证明自己并没有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1月4日至1月16日是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陈述他们证据和论证的阶段,主要是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方面的证人来进行作证。1月18日到1月底是高通的作证和陈述阶段,我们有大量强有力的证据表明,高通没有以任何形式违反反垄断法,同时高通没有对其标准必要专利收取过高的许可费,也没有妨碍行业竞争。”Mark Snyder称。

Mark Snyder还解释,此前公众可能会有一个误解,以为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指控针对的是高通与手机厂商之间的关系。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对于高通妨碍竞争的核心指控,是认为高通的行为损害了调制解调器芯片市场的竞争,但没有任何的证据能够支持FTC的观点。相反,高通方面的专家已经以极有说服力的方式证明,在经济学家用来衡量市场竞争的每一个指标里,高通所在的移动通信产业都是一个竞争激烈且极富活力的市场,而且在芯片市场(例如调制解调器市场)中,没有任何一家企业因为高通的相关行为而退出这个市场。

Mark Snyder还表示,苹果与高通的诉讼并不是像他们所声称的,即代表整个移动产业的利益来起诉高通,而是为了服务于苹果自身的利益,希望通过这样的诉讼来获得针对安卓生态系统竞争对手的优势,“如果这个案件最终对高通造成打击,这也会打击到基于安卓生态系统的手机厂商,因为高通的安卓生态系统合作伙伴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与高通向他们提供的非常先进、非常前沿的芯片和其他技术分不开的。”

“高通对安卓手机厂商的支持保障了他们的产品有能力与苹果的iOS产品开展有效竞争。”Mark Snyder打出“感情牌”,拉拢安卓阵营手机企业。

中国手机厂商都是安卓阵营,即便有自家芯片的华为手机也部分采用高通的芯片。

Mark Snyder还反驳苹果所说的众多手机企业证词“惊人地一致”这一说法。“在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起诉高通的庭审当中,除了苹果以外,没有任何手机厂商的代表是现场出庭作证的。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证词是在诉讼事实取证的阶段获取的,FTC在这些证词当中只列举了对他们有利的部分,但还有很多同样的证人的其他证言与FTC的观点相矛盾。”

日前,华为的一名代表也通过视频的方式参与了作证,作证是高通无授权无芯片这一行为。

高通的商业模式内容之一要想购买高通的芯片,必须先获得高通的专利授权,也即”无授权、无芯片”。

“在华为的证言当中,华为的代表是一位参与与高通许可谈判的工作人员,其在事前拍摄的视频证词中表示,担心高通可能停止提供芯片,但其并没有表示高通在实际上曾对华为停止过芯片供应。华为是在高通向其保证芯片供应不会出现任何中断之后,才和高通签署了了许可协议,并非被迫去接受一个不合理的许可协议。包括华为、三星、联想、黑莓在内的多家企业的证词,都支持了高通的立场。”Mark Snyder称,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高通通过中断芯片供应来迫使客户签订不合理的、违背公平合理无歧视原则的许可授权条款。

谈业务模式:有历史原因,不会分拆

高通在移动通信产业的技术地位有目共睹,但手机厂商又对其强势的商业模式颇有微词。碍于高通持有众多的标准必要专利绕不过,手机厂商很难拒绝与高通合作。不过,如今苹果站出来公然对抗高通,让高通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Mark Snyder解释,高通这一模式有历史原因,高通在1980年开始投入对移动通信技术的创新,第一起CDMA许可业务是在1990年代,当时公司在推动CDMA技术的突破和商用方面做了很多的努力,“在我们开始许可CDMA技术的时候,高通仍然一是家非常小的公司,而我们的被许可方都是当时整个移动通信行业的巨头,像AT&T、诺基亚、摩托摩拉这些公司,当时高通没有任何芯片业务。”

在技术许可业务经过一段时间发展后,高通才开始推出芯片业务。“从我们第一起许可业务的时候只拥有不到100个专利,到今天已经拥有超过14万个专利和专利申请,但今天我们仍然坚持与开展许可业务之初相一致的费率。”Mark Snyder为高通收费过高指责做辩护。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诉讼一案对高通的商业模式进行了全方位的挑战,若高通败诉的话,原有的业务模式可能要进行非常大的调整。

不过,Mark Snyder表示,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并没有在向法院提出包括高通许可和芯片业务拆分的救济措施,“在历史上,我们不止一次考虑过将专利许可和芯片两项业务维持在同一个企业架构下,是否是更好的做法,而每一次我们得出的结论都是,同时拥有这两项业务将更有利于高通推动创新,也有利于高通更快速地将我们的产品投放市场,促进行业的发展。”

来源:
本文由平台用户攥写或转载并发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内容仅代表本文作者或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立场。转载需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如内容(包含图片、视频、音频、文字)侵犯到您的权益,请来邮告知,并提供相关证明,经本平台核实后立即删除。E-mail:zhoulh@56tim.com

Favorite收藏 分享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